电话图标

全国服务热线:
13880112677

行业资讯

不清不楚的TVOC,你是不是存心打乱环评人的内分泌?



引言

VOCs标准政策有如长江之水不尽滚滚来,环评工程师朝是青丝暮成雪。
自从37822标准把一个新的TVOC抬出来后,很多人又彻底懵了:刚刚把VOCs、非甲烷总烃、TVOC弄个一知半解,这回你是不是存心要来搞乱我们的内分泌?

(一)

初入环保时不懂得规矩,写给政府的汇报,里面的名词“COD”引起了领导很大的不满。怎么回事呢?
原来,领导要求:“COD是什么东西?只有你我干这行的才懂,不像NBA一般妇孺皆知,要写“化学需氧量”!政府的领导没有时间去翻你们的天书,写这样才一目了然。”
可是改成了“化学需氧量”,县长一看到这个名词就一怔,发问:“化学需氧量是什么东东?一斤多少钱?”
害我们硬憋着一上午的笑。
这笑话是二十几年前的经典,可是许多年在以后才发觉,COD真的可以买卖,而且一点也不便宜!印证了环保领域也有那一句话:Nothing's impossible!
而我们就真正理解了COD吗?还不一定。
化学需氧量,此东西竟然有个CODmn和CODcr之分,而且同一个水体兼测两者,两者还居然不一样大,有时候二八流氓分,有时候三七流行头。
是的,一开始接触环保的人,把CODmn和CODcr弄清楚都花了不少时间。
说起来和现在的TVOC差不多。

(二)

同类的污染物用不同的表征形式,COD可是小巫见大巫,还有一个VOCs。
现在流行于各个文本中的有非甲烷总烃、总VOCs,而近期最讨厌的莫过于TVOC。用一句土话说,她居然脚踩两只船,一女事二家。
原先的TVOC是这样的概念

成都除甲醛公司

利用  Tenax  GC  或  Tenax  TA采样,非极性色谱柱(极性指数小于10)进行分析,保留时间在正己烷和正十六烷之间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室内空气质量标准》(GB/T18883-2002 )
响应值在C6-C16之间。根据大气环评导则,环评的现状质量评价参照的就是这个室内空气质量标准中的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8小时均值标准为0.6mg/m3,折算小时均值为0.6x2=1.2mg/m3。
而如果地方大气环境质量标准有非甲烷总烃的,往往标准定于2.0mg/m3,比如河北。
这时候,玩弄数字于股掌之间的环评师掐指一算,2比1.2,按监测方法,好似非甲烷总烃和室内质量TVOC相差很多呢!
现在,37822推出了一个全新的TVOC:

成都除甲醛公司

采用规定的监测方法,对废气中的单项VOCs物质进行测量,加和得到VOCs物质的总量,以单项VOCs物质的质量浓度之和计。实际工作中,应按预期分析结果,对占总量90%以上的单项VOCs物质进行测量,加和得出。
天啊,这个所谓可以表征的污染物TVOC和空气质量的TVOC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同样的四个英文字母组成的TVOC,一个叫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室内),一个叫总挥发性有机物(37822);一个响应值是C6-C16,一个是占总量90%以上的单项VOCs物质加和;一个有成熟的监测方法,一个尚不知怎么监测。
这不是法律流氓耍字眼吗!那么预测的时候,评价因子是什么?该用非甲烷总烃还是TVOC来叠加?
(三)
环评门的新老技术人员眼花缭乱,这VOCs好比金陵十二钗,宝钗温和黛玉冰冷凤嫂火辣妙玉孤傲,湘云奔放探春灵敏惜春青灯昏睡,李纨槁木死灰秦可卿引人犯罪,认都认不出来,地方又政出多门,堪比桃花岛的迷宫八卦阵。
37822的TVOC一出来,很多疑问顿时浮现:
一则,根据行业特征选择表征污染物,谁知道行业特征呢?比如大家都清楚石化、合成树脂用非甲烷总烃最适合,但别的行业如何?尤其是以前大家熟悉的几大行业,都是用总VOCs来表征,非甲适用吗?
二则,TVOC还没有监测规范,要分析出90%的VOCs然后监测,听说涉VOCs有成百上千种,参与大气光化学作用的有机化合物数不胜数,谁具备这个能力?
三则,不是每一个标准都会出TVOC和非甲烷总烃的标准的。老的国家综合标准都是用非甲烷总烃,地方的行业标准则多是用总VOCs,而新近出台的制药和油墨等行业标准却是既有TVOC又有非甲烷总烃。
四则,如果非甲烷总烃不能代替全部的TVOC,那占比有多少?环评师们又进行了简单的数据对比,制药的标准,TVOC是150mg/m3,非甲烷总烃是100mg/m3,印刷标准的征求稿,TVOC是100mg/m3,非甲烷总烃是60mg/m3。非甲烷总烃:TVOC是不是=3:2?
九九归一,最后有没有一个把他们统一的叫法?
(四)
机会本来是有的。
2017年,《挥发性有机物无组织排放控制标准》征求意见稿时,已经把VOCs用综合响应的方法统一起来,叫NMOC,非甲烷有机化合物。
成都除甲醛公司
成都除甲醛公司
NMOC差点应运而生!可是30年一世,12世才一运,不是很容易的。
这个NMOC,名称叫非甲烷有机化合物,本来是想一统江湖的,但眼尖者一看就知道端倪,这其实就是NMHC换了个马甲而已,连后面附录的监测方法都一样!
国家环境部很聪明,知道远上寒山石径斜,不行就来一个硬实力,所以才出个“根据行业特征选择非甲烷总烃或者TVOC作为表征污染物”,这时候,TVOC横空出世。
(五)
中国文化元素一旦数字化了就厉害得发飙,比如屠奶奶的青蒿素进行了量化研究后就进了诺贝尓奖的名人堂。
秦帝国是中国封建文明的发始,能够屹立于世界之巅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统一语言、文字、度量衡,其实就是GB。
本来GB37822-2019出台以后,国家陆续又发布了《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治理方案》等重要文件,对于VOCs的管理已经由各地的诸侯割据转向国家统一,逐渐入正轨,呈现出一种理性、科学的回归。
但是,由于原先的影响根深蒂固,导致很多环评师尚不能正确认识VOCs,还老是停留在参照家具标准,还在用双90,还在抠无论如何都要收集处理。。。
如果你还固化在原来的思维,不清醒地认识TVOC,相信,国家正在征求意见稿的印刷行业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标准,将再次受到无情地打脸。
(六)
有什么难呢?
我们开出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的处方,再次将各个矛盾打开:
首先应该正确理解几个名词。1.VOCs是一个名词,叫挥发性有机物,是所有参与大气光化学反应化合物的代号。2.VOCs的表征,可以是非甲烷总烃或是TVOC,还有地方一些行业标准中的总VOCs。3.可恨的TVOC有两种,不能搞乱。
其次,环评不就几个重要的技术环节吗,评价因子、工程分析、评价预测、排放标准和总量。
一是评价因子的选择,质量标准主要应用大气导则里规定的TVOC,地方标准有非甲烷总烃的可以用非甲;排放标准可以用非烷总烃或是TVOC,目前推荐用非甲;还有地方有行业标准的,用总VOCs表征。
二是工程分析和预测评价的时候,按成分进行VOCs源强分析,预测的时候,用工程分析算出来的量去作TVOC的贡献值和叠加值评价。这个无所谓表征不表征,反正就是VOCs的源强去计算。
三是重点把排放标准说清楚,按行业标准或者综合标准列出非甲和TVOC则可,或是地标的总VOCs。
四是总量的计算更是简单,涉VOCs的总量目前还没有按绩郊进行,而是按处理效率计算,算出来之后的量按表征污染物去管理罢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31570、31571、31572是一个系列,用的就是非甲烷总烃;37822、37823、37824是一个系列,用的是非甲烷总烃加TVOC。地方目前用总VOCs的,依然有效,但估计不久后会被国家标准取代。
最后,以前环评出现的参照标准,现在可以不用,或者说尽量不要了。
没有问题啊。

题后话
大家是不是觉得现在37822出来的TVOC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其实不然。
国家的标准总得有个前瞻性,把TVOC的概念抛出来,等监测方法成熟了,自然会派上用场。
目前来说,非甲烷总烃使用普遍,监测简便,在很多行业中用于表征VOCs是比较合理的,等到挥发性有机物各个组分的监测成熟了之后,90%以上加和组成的TVOC也就不成问题,那时候,我们再去用也不晚。
如果你仔细看了37822中的名词解释,或是跟踪了环评互联网、清合推送的若干篇关于VOCs的文章,相信再多的TVOC也奈何不了你,不就是有机污染物、化学需氧量、CODmn、CODcr和BOD5吗?

编辑:君君.环评互联网
标签: TVOC